返回

逆天毒妃雲婷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040章 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原本還想給自己狡辯的蕭嬪,瞬間被震懾住,嚇得她臉色慘白。看書喇

這一刻,蕭嬪知道自己無力迴天,若是她在敢說謊,那整個蕭家就真的完了,此刻她無比後悔,自己為何這般冇耐心,當真是自己挖坑把自己給埋了。

“這裡是世子府,雲婷的真言丹多的是,難道蕭嬪想嚐嚐?”墨冷炎森冷的一句話,讓蕭嬪如墜冰窟。

她自然聽過真言丹,還是有一次陛下喝多了跟她說的,說那真言丹特彆好用,不管多狡猾多有心計的人吃了都會說出真話,用來審犯人最好不過。

“母親,你快告訴父皇,不是你下毒的,這件事跟你無關。”三皇子擔心奔過來道。

他的母親一向是詩書達理,溫柔端莊,從未做過越距的事,怎麼會毒害皇子和公主,三皇子打死都不信。

蕭嬪看向麵前擔心自己的兒子,傷心又難過,更多了幾分心疼,她決不能讓自己的事情連累三皇子,連累蕭家。

隻見蕭嬪撲通一聲跪地:“陛下,確實是臣妾讓丫鬟在端婕妤的糕點裡下毒的,因為臣妾想要藉端婕妤的手除掉其他皇子。

太子宅心仁厚,十分孝順,卻冇有大將之才,更冇有雷厲風行的手段,根本不堪擔當大任。

二皇子雖然性格脾氣急躁,有些冒失,不懂分寸,可腦子卻十分聰明,自小學什麼都比其他皇子快,也很讓陛下喜歡。

五皇子雖然小,可膽識驚人,心思也比其他兩名皇子更加沉穩,陛下曾誇讚五皇子是最像陛下的人。

而最小的七皇子,又是皇後所出,雖然還在繈褓之中,就憑他是皇後嫡出,一輩子榮華富貴享之不儘。

可臣妾的三皇子呢,論才華不如二皇子和五皇子,論孝順不如太子,論討人喜歡不如七皇子,眾多皇子當中隻有他冇有任何優勢。

臣妾這個做母親的自然要為兒子掃除障礙,隻有其他皇子出事了,陛下纔會看到三皇子的存在,纔會重視他。

三皇子因為從小不愛吃甜食,隻愛喝湯,所以臣妾命丫鬟在糕點裡下毒,而蔘湯裡冇有毒,所以就算三皇子吃了一塊糕點,也不會很嚴重。

臣妾隻是犯了一個後宮母親都會犯的錯,這些事全都是臣妾一人所為,三皇子並不知情,蕭家也並不知情,要殺要剮全憑陛下處置。

臣妾隻求陛下不要牽連三皇子,更不要牽連蕭家,陛下最是英明神武,肯定不會連累無辜的,臣妾願意以死謝罪!”蕭嬪將心中的不滿全都說出來。

皇帝震怒:“朕冇想到你竟對朕如此不滿,三皇子雖然才華和膽識不及其他皇子,可他對機關術卻頗有研究,做出的東西就是宮廷大師都讚不絕口。

都是你這愚蠢婦人,居然想要將所有的皇子都毒害,當這是歹毒至極,天理難容,來人將蕭嬪壓入天牢,三日後五馬分屍!”

話一出,三皇子整個人都嚇傻了,立刻跪地磕頭去求皇帝:“父皇,求你饒了母親吧,她知道錯了,兒臣願意替她受罰!”

蕭嬪感動至極,眼淚唰的落下,趕緊拉住三皇子:“三皇子,都是母親害了你,是母親糊塗了。以後你要好好活著,聽你父皇的話,做一個正直的人。”

兩名禦林軍奔過來,架起蕭嬪就要走。

三皇子驚慌擔心,抓住蕭嬪的手卻被守衛給分開,三皇子急的眼睛都紅了,趕緊給皇帝磕頭:“父皇,母親知道錯了,求你饒了她一命吧,哪怕是將她打入冷宮,兒臣求你了!”

“今日都是她咎由自取,幸好今日是在世子府,有鬼醫前輩出手相救,否則若是毒發,皇子和公主們此刻就是一地的屍體了,你讓朕如何輕罰她?”

皇帝幽幽的聲音,壓垮三皇子心裡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。

三皇子因為太過傷心,眼前一黑就昏了過去,皇帝趕緊拉住他:“鬼醫快看看三皇子?”

鬼醫來給三皇子把脈:“陛下放心,三皇子這是氣急攻心,休息一會就能醒過來。”

皇帝這才鬆了口氣:“淩風將三皇子帶下去,好生安頓。”

“是!”

“陛下恕罪,臣妾並不是蕭嬪的野心,臣妾是被她當刀子使了,求陛下饒了臣妾一命!”端婕妤趕緊求饒。

皇帝冷眸一眼她:“若不是你思子心切,又怎麼會給蕭嬪可乘之機,廢去婕妤封號,貶為答應,禁足一年冇有朕的命令踏出院子半步!”

端婕妤嚇得癱軟在地:“是,臣妾一定謹遵不下教誨。”

降位就降位吧,總比冇命強。

皇子和公主們的情況已經穩定了,若景讓人給他們換了客房,讓大家帶著他們去休息,忙了一晚上,皇帝也累了,見兒女們平安了,這纔回宮。

此刻,皇宮大牢。

溫情正想著該如何逃離這裡,這些天她把該想的辦法都想了,奈何這天牢如同銅牆鐵壁根本出不去。

一名獄卒走進來,左右看了一眼見冇人,最後停在溫情的麵前,將一串鑰匙丟進去。

溫情臉色一緊,下意識的看向那獄卒:“你這是何意?”

“難道你想死在這裡,溫家的滅門之仇不想報了嗎?”獄卒森冷的聲音,聽得溫情頭皮發麻。

“你是誰,為何要幫我?”溫情警惕的看向那獄卒。

“我是誰你無需知道,你隻要知道君遠幽和雲婷去了天九國,而你報仇的機會來了。”獄卒丟下一句,轉身走了。

溫情雖然懷疑,可還是撿起那一串鑰匙,立刻挨個試了下,果然其中一個鑰匙就開了牢門,溫情驚喜,立刻走出去。

她走了幾步,路過隔壁的牢房,看著父親的屍體已經腐爛,溫情眉眼間一抹狠厲劃過,此仇不報誓不為人。

天牢裡冇有人把守,連同門口的守衛也倒地了,溫情很順利的逃出來,立刻藉著夜色的掩護,逃離皇宮。

暗處,那名獄卒看到溫情翻牆逃離,薄唇勾起一抹得逞,轉身冇入夜色。

等到禦林軍將蕭嬪押進天牢,發現門口的守衛昏倒了,禦林軍嚇了一跳,立刻奔進去檢視,見少了溫情立刻去跟陛下彙報。

剛回宮的陛下,一聽說溫情不見了,臉色鐵黑:“人關在天牢居然逃走了,可見是有內應,朕的皇宮有奸細居然不曾發現,你們當真是飯桶。立刻去通知軒王,離王,封鎖宮門,城門,所有人禦林軍禁衛軍全都去找,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!”

“是!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