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628章 紙老虎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之前她不想紀長安因為一個名分,揹負那麼多,可是動真格的,宋團圓還是有些無措。

被男人吻得渾身癱軟的時候,宋團圓隻能緊緊抱住男人的脖子,感受著男人白皙的長指緩緩掠過她的髮鬢,手指流過她那細柔而順滑的髮絲,滾燙的指腹劃過她身體的觸覺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天黑了,宋團圓蜷縮在男人的懷中,半閉著眼睛,饜足得像一個小貓咪。

紀長安回身又抱住了她。

“長安,不行了……”宋團圓扶了扶發酸的腰,“你先讓我睡一會兒……”

紀長安纔不肯放過她,他低聲說道:“你可記得撩了我多少次?你可知道我為你洗了多少次冷水澡?”

宋團圓迷迷糊糊的,低聲說道:“你身子弱,不能洗冷水澡……”

“弱嗎?看來還是不夠強……”

“嗚嗚……”宋團圓累得張不開眼睛了!

紀長安瞧著昏昏欲睡的宋團圓,低聲說道:“之前的勁頭哪裡去了,如今怎麼就這麼柔弱了?”

宋團圓擺擺手,順便嘟囔了一句,“年輕人,還是悠著點好!”

紀長安唇輕輕地貼在她的耳邊,低聲說道:“這是我的第一次,欠缺經驗,放心,以後會越來越厲害的!”

宋團圓受到驚嚇,立刻張開了眼睛,麵前的男子笑眯眯地垂著眼簾,清冷的小臉上有一抹說不出誘人的紅暈。

一頓折騰之後又裝清純,這紀長安可真是把心機boy的境界發揮到了極致,可是偏生地讓人心裡癢癢。

宋團圓昏睡了一晚上,第二日清晨被紀長安抱著去泡溫泉。

原來這新村子的後麵就是溫泉,雲蒸霞蔚,雲霧繚繞的,紀長安一身青衣,長髮隨意攏在身後,長長罩袍拖曳而行,抱著宋團圓慢慢進入溫泉池中。

宋團圓迷迷糊糊地張開眼睛,有些害羞,剛要掙紮拒絕,就腰軟手軟,根本就使不出力氣來。

她隻能縮在包裹的被子裡,當縮頭烏龜,希翼冇人看不見她。

軟軟的身子慢慢滑入了那溫水,宋團圓忍不住嚶嚀了一聲,清新的山澗水汽衝散了兩人身上的濃濃曖昧氣息。

紀長安將外麵的薄被散開,宋團圓隻著白色裡衣的身子就飄在了溫泉之中。

那溫泉水浸透了裡衣,露出裡麵的輪廓來。

“你先上去!”宋團圓覺著尷尬,連忙想要奪過那被子來,可是棉被沾濕了水,早已經沉了下去。

宋團圓隻得趕緊抱緊了前麵,一抬手臂卻發現了上麵的香豔痕跡。

宋團圓羞紅了臉,身子卻有些站不穩。

紀長安無奈地抱住了宋團圓,“之前你那麼生猛,還以為多厲害呢,原來也不過是個紙老虎!”

宋團圓氣得臉色漲紅。

宋團圓也不掙紮了,隻得讓紀長安幫她擦拭身子,最後又將她抱上岸。

江龍拿了宋團圓的衣裳來。

宋團圓看到江龍,臉色更紅了,也不知道方纔兩人洗浴的時候鬨騰,江龍看到了多少。

江龍也害羞,放下衣裳就跑了,宋團圓想要她幫忙穿上都不行。

紀長安笑眯眯地取了衣裳,幫宋團圓換上。

宋團圓羞得都抬不起頭來。

紀長安幫宋團圓穿好衣服之後,又拿了一塊白巾來,給宋團圓擦洗著頭髮。

宋團圓抬起臉來,沐浴著陽光。

紀長安輕手輕腳地給女人擦著頭髮,眸光中全是笑意。

林碧蕪在家苦苦等了一晚上,遲遲不見宋團圓與紀長安回來,她冇有法子,隻得趕緊回了房間,召喚秋天已。

“什麼時候的事情?”秋天已聽聞宋團圓與紀長安走出了這座宅子,眸色一暗,“為何不早說?”

“我原本以為他們隻是出去買一些東西,誰知道一晚上都冇有回來,主上,您說,會不會發生了什麼事情?”林碧蕪眼巴巴地望著林碧蕪,“要不然您打卦看一下?”

秋天已皺眉:“我為了布這個乾坤陣,耗費了太多功力,如今根本不能測算!”

林碧蕪一聽十分著急,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“現在隻能等,他們總會回來的!”秋道,突然眸色一暗,“不好,那些人又來了!”

林碧蕪一愣,還冇等問是誰的,就聽見外麵傳來嘈雜的聲音。

突然闖入太多人,秋天已趕緊去穩定陣法。

林碧蕪趕緊去前麵瞧一眼。

這會兒前院,秋金鴻帶著人站在院子裡,手中托著聖旨,沉聲喊道:“紀十一接旨!”

秋金鴻喊了半天,宋福信這才慢騰騰地前來。

秋金鴻一看自己的好女婿,氣不打一處來,沉聲問道:“紀十一呢?”

宋福信上前行禮:“嶽丈大人好!”

秋金鴻冷冷地揮手,“本國公要見紀十一,紀十一呢?”

宋福信收了行禮的手,兜在胸前,斂了眼簾說道:“紀公子自己有腿,小婿哪裡知道他去了哪裡!嶽丈大人要不要進來喝杯茶慢慢等?”

秋金鴻冷哼了一聲,確定紀十一的確不在家,隻得隨著宋福信去了大廳。

秋繆繆聽聞秋金鴻來了,趕緊泡了茶出來。

秋金鴻瞧著秋繆繆,簡單地問了幾句,最後又說道:“你這成親都快一年了,一直也冇有個動靜,你婆婆不是大夫麼,讓她好生給你瞧瞧!”

秋繆繆漲紅臉。

秋金鴻又看了宋福信一眼,問道:“公辦的時間也差不多了吧?若是辦完了就趕緊回去,不要耽誤你的仕途,你與紀公子不一樣,紀公子身上流著天家的血!”

宋福信一副受教的模樣。

秋金鴻等到中午,紀長安還是冇有回來。

秋繆繆準備了飯菜。

紅燒魚、老鴨湯還有槐花包子,清拌野菜。

秋金鴻一開始先吃了點魚與鴨肉,最後吃了一口包子。

咬了一口包子,秋金鴻就愣了一下。

這個味道很是熟悉,他冇有發跡的時候,秋卓氏就包這種包子給他吃,如今到了天城,當了大官,這麼多年了,早已經不吃了,今日突然吃到,倒讓秋金鴻記起了許多之前的往事。

“冇事就多回去看看吧!”秋金鴻說道,用完膳,也就離開。

秋金鴻這邊等著宣旨,新村那邊,紀長安卻冇有離開的打算。



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